2014年
当前位置:主页 > 生活百科 >

关于童年的作文:再也没有

2019-05-11 18:07:43

关于童年的作文:再也没有

往事如烟,许多事都淹没在时光的河流中,惟独姥爷和大黄狗历历在目。啊,时光不饶人……


三四岁的时候,姥爷家是我的摇篮。无论春夏秋冬,每天下午,我都会听到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:“嘿!聪聪(我的小名),去看啊黄嘞!”。那声音很洪亮,就像午后的阳光,灿烂,温暖,尽管听了好多遍,我还是很着迷。


姥爷个头很高,有点驼背,四肢修长,鼻梁很高,一双明亮的眼睛总是精悍地扫视着周围的一切。


等我欢天喜地地穿好了衣服,连蹦带跳而又磕磕绊绊地跑过来时,姥爷就迎上来,伸出双臂,将我一下子举过头顶,放在了他的脖子上“骑马卡”。“走嘞!”我稳稳地坐在姥爷的肩上,咯咯地笑着。


不一会儿就到了那个熟悉的院落,熟悉的红砖路。那是邻居家。


“阿黄啊!嘿!诶!快看,聪聪!”苍老的声音逗着狗。


“哈哈,再近点儿!”稚嫩的童声笑道。


“汪!呜…嗷!”犬吠声。


阿黄确实是一只不平凡的大狗,漂亮,威风,勇猛,咄咄逼人又不失绅士风度。那金灿灿,又掺杂着一丝黑色的毛发很长,看上去像一个母狮子,红项圈映着毛皮熠熠生辉,很是雍容华贵。毛茸茸的大尾巴倒卷着,嘴部很尖,露出几颗尖尖的牙齿。


我们看着,逗着,阿黄也和我们张牙舞爪,呜呜叫,但我知道那是喜欢我们,和我们开玩笑呢!


很快,一缕残阳坠入天际,残阳如血,一抹红霞飘在天边,给阿黄和院落以及我们都染上了金黄色,就像是在童话里。我们往回走了,夕阳下,留下了我骑在姥爷肩上的背影,姥爷哼着的小曲洒进了夕阳里……


我必须回哈尔滨上小学了。后来姥爷和阿黄也搬家了,当时我还为此大哭了一场。


总而言之,阿黄,我再也没有看见过,姥爷也不经常见面。想必他们都在一天天地衰老下去吧。难道都逃不过这个劫数吗?美好总是短暂的,快乐总有尽头,在时光中快乐,在时光中成长,还得在时光中衰老?在时光之失去?


时至今日,那幅由老人、老人背上的幼童以及阿黄组成的图画仅仅存于我的记忆中。祖孙两人的其乐融融,“旺旺”的犬吠声,那份意境,再也没有了……哦,时光如水,人生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! 作者:初二学生哈市金刚


往事如烟,许多事都淹没在时光的河流中,惟独姥爷和大黄狗历历在目。啊,时光不饶人……


三四岁的时候,姥爷家是我的摇篮。无论春夏秋冬,每天下午,我都会听到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:“嘿!聪聪(我的小名),去看啊黄嘞!”。那声音很洪亮,就像午后的阳光,灿烂,温暖,尽管听了好多遍,我还是很着迷。


姥爷个头很高,有点驼背,四肢修长,鼻梁很高,一双明亮的眼睛总是精悍地扫视着周围的一切。


等我欢天喜地地穿好了衣服,连蹦带跳而又磕磕绊绊地跑过来时,姥爷就迎上来,伸出双臂,将我一下子举过头顶,放在了他的脖子上“骑马卡”。“走嘞!”我稳稳地坐在姥爷的肩上,咯咯地笑着。


不一会儿就到了那个熟悉的院落,熟悉的红砖路。那是邻居家。


“阿黄啊!嘿!诶!快看,聪聪!”苍老的声音逗着狗。


“哈哈,再近点儿!”稚嫩的童声笑道。


“汪!呜…嗷!”犬吠声。


阿黄确实是一只不平凡的大狗,漂亮,威风,勇猛,咄咄逼人又不失绅士风度。那金灿灿,又掺杂着一丝黑色的毛发很长,看上去像一个母狮子,红项圈映着毛皮熠熠生辉,很是雍容华贵。毛茸茸的大尾巴倒卷着,嘴部很尖,露出几颗尖尖的牙齿。


我们看着,逗着,阿黄也和我们张牙舞爪,呜呜叫,但我知道那是喜欢我们,和我们开玩笑呢!


很快,一缕残阳坠入天际,残阳如血,一抹红霞飘在天边,给阿黄和院落以及我们都染上了金黄色,就像是在童话里。我们往回走了,夕阳下,留下了我骑在姥爷肩上的背影,姥爷哼着的小曲洒进了夕阳里……


我必须回哈尔滨上小学了。后来姥爷和阿黄也搬家了,当时我还为此大哭了一场。


总而言之,阿黄,我再也没有看见过,姥爷也不经常见面。想必他们都在一天天地衰老下去吧。难道都逃不过这个劫数吗?美好总是短暂的,快乐总有尽头,在时光中快乐,在时光中成长,还得在时光中衰老?在时光之失去?


时至今日,那幅由老人、老人背上的幼童以及阿黄组成的图画仅仅存于我的记忆中。祖孙两人的其乐融融,“旺旺”的犬吠声,那份意境,再也没有了……哦,时光如水,人生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!


相关阅读:
澳门真人百家乐 www.cnmeijs.com
首页 | 新闻 | 财经 | 军事 | 百科 | 科技 | 数码